第一章复仇女神(40/78)

正文:

前言:1)这一集,包括《血腥玛丽》的后半部分,以及《卡卡》(第四集)《姊妹花》全文。2)因为《血腥玛丽》过于悲凉、压抑,《姊妹花》就刻意营造出轻松、明快的氛围。希望大大们能喜欢。^_^※※※从市政广场往东走一百米,有栋挺土气的大宅子,无论您何时经过,总能听到小孩子开心的笑声飘出院墙外--没错,这儿就是joke孤儿院。“老伙计皮货店”就在孤儿院二楼。joke先生的父亲是皮匠,干了一辈子,祖父也是。joke先生本人前半辈子也是皮匠,后半辈子发了财,一半花在孤儿院上,另一半用来投资的斗技场。斐真各大城市都有joke孤儿院,各大斗技场也或多或少都有他的股份。可祖传的“老伙计”皮货店却只此一家别无分号。joke先生喜欢孩子,喜欢勇敢的角斗士,可最喜欢的,还是这家皮货店。在这里,他能嗅到祖先的味道。两位年轻的客人走进小屋时,joke先生正在聚精会神的琢磨那块龙皮呢。他已经很久没动手作皮活儿了,现在不用再靠这门手艺为生。今天joke先生破了例。起因是那块龙皮--货真价实的红龙皮哟!小家伙才200多岁,还是个婴儿呢。不久前妈妈得了牙周炎,死了。小家伙伤心的不行了。心想“再也没人给他唱摇篮曲了”。越想越伤心,抱着枕头一路哭着飞上雪山顶,往下一跳……被旅行者发现的时候,它已经冻成了冰砣。joke先生托人买到一块皮,两尺见方--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。心想“得闲的时候可以作副手套”。他用陈醋配上浓盐水,把龙皮浸泡了三天三夜,用剪刀拆成毛坯,找来天蚕丝和秘银线,密密得缝合。用金刚石磨制了十个带刺的护指,一枚枚套在手指上,缝结实。如您所见,这是一双作为武器使用的拳套。joke先生认为只有做成武器,才对得起珍贵的龙皮。卡卡和血腥玛丽进来时,他已经给手套装上了银护腕,正用一只小煎锅烘烤这件完美的艺术品。只消把醋和盐蒸出来,这宝贝就会再次变得刀枪不入了。“您好,joke先生。冒昧打扰,尚请海涵。”等他放下煎锅,卡卡走上前来礼貌的打招呼。“哦~是你呀,小伙子。自己倒杯茶吧。”摘下老花镜,joke先生热情的招呼他坐下。“那个红头发姑娘也过来坐。啊~天哪!你……你不是玛丽那个小淘气嘛!快过来让我瞧瞧,长这么大了,都认不出来啦!”血腥玛丽走过来甜甜的叫了声“joke爷爷”,罕见的乖巧。老joke欢喜的合不拢嘴,嘘寒问暖,亲热的就像亲祖孙。血腥玛丽从小就在这座孤儿院长大走势图分析,直到十六岁才离开跟父亲一起住走势图分析,对joke先生就像亲爷爷一般爱戴。而老人家也特别喜爱这天不怕地不怕的红头发小姑娘走势图分析,不住口的问“你现在是不是还那么淘气?是不是还像个假小子似的乱来?肯定没找到老公吧?哈哈~那是不用说的,没人敢要你呀。”血腥玛丽:“不要说的那么直接嘛……-_-”※※※等他们亲热够了,卡卡才说明来意。“想加入雅尔哈康俱乐部,成为自由角斗士。”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,首先是为了替兰斯先生报仇。只有在斗技场上,血腥玛丽才能亲手杀死“绞杀者”里昂而不必担心坐牢。至于卡卡,则怀着更重要的目的。准将、元帅,大先生、女皇,这些神秘人物,统统与地下斗技场有着不可告人的联系。为了完成卡奥斯王的任务,他必须打入这个庞大组织的内部,伺机揭开真相。“你们想当角斗士?!”joke先生打量着他俩,一脸不以为然。“不,只有她。”卡卡笑着拍拍血腥玛丽的肩膀,“我想当清洁工。”“喔~~~一个姑~~娘~~家~~~角斗?哼~~乱来!”joke先生扳起脸,一口回绝。卡卡含笑不语,给血腥玛丽使了个眼色。吸血鬼女王走上前来,捡起joke先生做活儿的那把精钢剪刀,伸出两根手指,喀嚓喀嚓的剪成三截废铁。老头子看得目瞪口呆,好半晌后,才干巴巴得问:“你俩结婚了没?”血腥玛丽先看了卡卡一眼,然后遗憾的摇摇头。“赶快结婚,今晚就洞房花烛。加把劲儿多生几个宝宝,免得将来死在斗技场上绝了后。”两人面面相觑,怀疑老头子发了疯。看着他俩的窘相,joke先生忍不住哈哈大笑。“别当真,只是开个玩笑。”两人如释重负,不约而同的想“这老家伙何时候才能改掉乱开玩笑的坏毛病”。“喏~接着!送给你的。”joke先生把龙皮手套丢给血腥玛丽,一本正经的说,“本人--mr.joke--以工匠的名义宣布,该龙皮手套从此命名为‘红毛小丫头之拳套’。”“去你的吧!”血腥玛丽终于忍无可忍,“既然送给我,就该由我来命名。就叫……就叫……“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华丽的龙皮手套,她意味深长的说:”……我还没想好。“mr.joke:“……”-…-;;卡卡:“……”◎0◎“哎?joke爷爷,你这是怎么啦?干吗口吐白沫呀?”“卡卡!不准再翻白眼儿,快帮我想个好名字啦~”揉着笑到肠子打结的肚皮,卡卡呻吟道:“唉……我说,就叫‘复仇女神之拳套’可好?”血腥玛丽闻言大喜,戴上龙皮手套,狠狠赏了他一记铁砂掌。“很好!我喜欢!!简直他妈的非常之好!”从此以后,血腥玛丽就以“复仇女神”为绰号,成为了雅尔哈康俱乐部的签约角斗士。她的第一场决斗,对手就是杀父仇人、参孙俱乐部的王牌角斗士--“绞杀者”里昂自从杀死鬼王兰斯,里昂一跃成为参孙俱乐部的王牌角斗士, 电子游艺在线娱乐网站随着地位提升, 河南快3这厮越发得意忘形。自诩为亚马逊城三大地下斗技场的no1.就连号称“斐真格斗王”的k也不放在眼里, 河南快3走势图余子就更不消提了。他最近听说在斐真做巡回表演的“罗摩格斗王”阿力沙子爵在其他城市百战百胜, 河南快3开奖网很是扫了斐真人的脸面。又听说阿力沙子爵的下一站就是亚马逊城。为了迎战此人,三大俱乐部老板决意由三大俱乐部各选出两名代表,举行一场淘汰赛。优胜者届时将在市政广场与阿力沙子爵公开对决。里昂踌躇满志,决心趁此良机击败k,然后再当着全城市民的面一举打倒阿力沙子爵,成为当之无愧的斐真格斗王。当他得知自己的初赛对手竟是一个从没参加过角斗的新手时,更觉得胜券在握,直到裁判官再三催促,才懒洋洋的踏上斗技场。“绞杀者”里昂傲然出场,高举右手,向欢呼的观众致意。不等裁判官宣布比赛开始,他就径直走到对手面前,轻蔑的打量了那黑衣小子几眼,不可一世的问:“自不量力挑战里大爷我的鼠辈,就是你小子?”“您搞错了,里昂大爷。”美少年微微一笑,举起手中的铁!和扫把,“我是清洁工,不是角斗士。我的工作是给您收尸。”里昂勃然大怒,刚想发作,却见那少年指着他身后说:“您的对手在那里。”里昂扭头一看,不由得失声惊叫:“兰斯!你……你还活着……”那人身穿海军次将制服,戴着鬼王面具,赤手空拳,可不正是鬼王兰斯的装扮?等他回过神儿来,才发现那人个子比兰斯矮的多,身材也不像男人。“他妈的……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“复仇女神。”面具背后传出年轻女人的嗓音。“复仇女神?哼哼~无名小辈!女人最好去妓院卖身,斗技场不是你们撒泼卖疯的地方!”裁判官宣布比赛开始后,里昂渐渐镇定下来,心想“一定要好好教训这装神弄鬼的小娘们儿!”“喔?无名小辈?”“复仇女神”不急不缓的朝他走来,“里昂,你的下巴还没完全康复吧?”被血腥玛丽痛打是里昂最引以为耻的伤疤,如今被她当面揭穿,一股无名怒火陡的升起来。“臭婊子!本大爷会教给你怎么用那张伶牙俐齿的小嘴儿~”他淫笑着扑上来,伸手去抓“复仇女神”的面具。“复仇女神”不为所动,等他冲到跟前才突然向前跨出一大步,双掌挽成莲花形,风驰电掣的撞向里昂小腹。“绞杀者”没想到她会施展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儿,慌忙抬起膝盖去挡。“铁!霸!王!”女斗士吐气开声,双掌陡然加速!“铁”字出口,里昂腿骨粉碎:“霸”字出口,双掌击中“绞杀者”的小腹,连同粉碎的膝盖骨,走势图分析一同压进腹腔,“小天星”掌力瞬间爆发,五脏六腑震成肉糜:“王”字出口,里昂口吐鲜血向前扑倒,被“复仇女神”一击膝点撞中面门。犹如死而复生的水蛇,里昂猛地仰起头来倒飞出去,五官血肉模糊。气绝前的刹那,他认出了复仇女神火一般的红发。“你……血腥……玛丽……”他后悔参加今天的角斗,可惜为时已晚。寂静持续良久,旋即台下哗声大作。观众全被“复仇女神”豪快、暴戾的战斗技巧惊呆了。等回过神儿来的裁判官宣布“复仇女神”得胜时,血腥玛丽摘下面具默默祈祷:“爸爸……安息吧……您看到了吗?女儿已经开始为您报仇了……”※※※比赛开始后,卡卡混进更衣室,轻车熟路的钻进空衣箱。竖起耳朵,凝神窃听隔壁会议室里的谈话。通过这几天来的观察,他已经摸清了赌博操纵者的活动规律。每当有实力悬殊的比赛时,他们就会聚集到更衣室隔壁的小会议室观战。理所当然的,这场比赛也一定会大爆冷门--正如血腥玛丽战胜“绞杀者”里昂--进而使操纵者获取暴利。会议室内一共三人,弗朗西丝、亚克,以及准将。通过他们的谈话,卡卡大体解开了几个疑团。首先是他们的组织关系。操纵斗技场赌博的最高领袖是“女皇”,听他们的口气,这位夫人似乎掌握了全斐真的斗技场业,可谓一手遮天!卡卡又联想到花都三大斗技场的情形,以及从天王寺默子身上得来的情报,这位“女皇”的势力范围似乎并非仅仅局限于斗技场,甚至连代表王国神权的“始祭院”里都有她的爪牙。以此推之,其他行业也极可能有她的势力。说她是“女皇”,也许并非夸大其词。该组织在亚马逊城及其附近中、小城市的全权负责人是“大先生”。这厮也是个神秘人物,至今为止也不晓得其真实身份。再往下就是负责实际工作的弗朗西丝和亚克,地位也就是马前卒儿。准将不属于该系统,他的顶头上司是“元帅”。卡卡假设这位“元帅”与当初指示皮埃尔总督造反的“元帅”是同一人,那么很容易就推论出--“元帅”应该是位高级官吏,至少比总督更大。种种迹象表明,准将在亚马逊城的工作主要有以下两件。其一,追杀鬼王兰斯。其二,夺取鬼宝玉。然而事实上鬼王兰斯是死于“女皇”系统手中,由此可见,“女皇”和“元帅”根本就是一家人!目前准将除了夺取鬼宝玉的工作,还兼差为“大先生”做事。从多次观察来看,这家伙俨然就是“大先生”的代言人。事事以“大先生”的名义发号施令,而弗朗西丝和亚克也对他惟命是从。以至于卡卡不得不怀疑,“大先生可能就是准将本人”!至于准将的身份,卡卡还有一条线索。假如他的猜想不错,准将的另一个身份应该就是青狼帮老大法撒尔。倘若真是如此,还有一点解释不通。上次法撒尔袭击血腥玛丽时表现出来的实力比准将差了十万八千里,假如他当时真心想胁迫血腥玛丽,为何隐瞒实力?“难道是因为我的突然出现,打乱了他的计划,以至引起了他的警惕心,所以才刻意隐瞒实力,不敢轻举妄动?”卡卡只能得出这个很勉强的结论。角斗结束后,密室内的三人从另外一道门离去,卡卡不便跟踪,只好钻出衣箱,提着扫把去打扫斗技场。还没出门就撞上了血腥玛丽。“复仇女神”凯旋归来心情不错,抱着卡卡又说又笑又撒娇,亲热得不得了。趁着换衣服得空儿,卡卡把窃听到的情报和自己的推测讲给她听。“如此说来,‘青狼’法撒尔就是揭开谜团的关键人物!我们去把他逮住,然后严刑拷打,不就什么都知道了?”听她这么一说,卡卡豁然开朗,“你说的对!我们这就去找法撒尔!”这就是所谓的--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愚者千虑必有一得……-_-“嘿嘿~还是我聪明吧。跟我来~青狼帮的老巢就在海边!”血腥玛丽匆匆出门,带着卡卡直奔码头。半个小时后,两人来到海滨浴场,沿途做翻了青狼帮大小喽罗若干,一路杀到法撒尔的老窝。卡卡一脚踹开房门,顺着--“哦……哦……哦~啊……啊……啊~好哥哥,干死我吧……那里,就是那里……好舒服~人家要上天了……”--一路追到卧室。临到门前,他特地回头警告血腥玛丽:“在外面等我,不准偷看!”说罢破门而入。“操!偏要偷看!”血腥玛丽探头探脑的一瞧,立刻又红着脸儿缩回来。嘴里还不屑一顾的嘟囔着:“有什么了不起呀~不就是‘后庭花’嘛!他妈的!看她似乎很爽的样子……唔~下次我也试试看……”卧室里女人尖叫与男人的怒吼吵翻了天。顷刻又变成了女人的哭泣和男人的惨叫。等到万籁俱寂,卡卡一手提着血淋淋的军刀,一手拖着衣衫不整气息奄奄的法撒尔走出卧室。两人把他带到就近的仓库,一盆冷水泼醒。“什么?我是准将?!哈哈哈哈哈~~笑话!天大的笑话!”听了卡卡的审问后,法撒尔仰天狂笑。“听你这么说,一定认识准将罗?否则大可不必如此激动吧?”卡卡早就猜到这脓包不是准将。本想死马当做活马医,看他是否掌握了自己不知道的情报,不料居然歪打正着。法撒尔压下心头惊诧,强自冷笑道:“你们还是死心吧!我法撒尔什么也不知道!”之后闭上眼睛,再也不说半个字。“哈呀~你还充起硬骨头来啦!”血腥玛丽火冒三丈,正想严刑拷打,却被卡卡拉住。“还是交给我吧。”说着,他掏出一把小巧的匕首,压在法撒尔左手腕上。“听着,”他冷冷说道,“我现在就割破你的静脉。伤口大约三毫米。虽不至于立即死亡,但光凭绷带、伤药之类的东西也绝对救不了你的命!”“你……你到底想说什么?!”法撒尔色厉内荏。“我想说的是……”卡卡手腕一抖,匕首滑过法撒尔静脉,纤细的血丝立刻喷射起一米多高。“法撒尔先生,半小时后,你将死于失血过多。”说完这句话,卡卡深深望了他一眼,丢下匕首,转身大步离去。血腥玛丽狐疑的瞅瞅脸色惨白的法撒尔,又望望卡卡的背影。“搞什么呀!这么复杂~”困惑的搔搔头,她径直去追卡卡。“喂,为何轻易放过他?我还有三十六种酷刑没用呢。准能让他开口。”“他已经招供了。”卡卡停下脚步,正色的说,“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,心理防线最为脆弱。法撒尔知道自己有生命危险,一定会做垂死挣扎。假如我没猜错,他马上就会去找人求救。以他现在的处境,在得知有高手想找准将麻烦的前提下,你说他会去哪里?”“去找准将!”血腥玛丽恍然大悟。“卡卡!你可真是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呀!哈哈哈哈~~”“……这也正是刚才在更衣室,我想对你说的话。”-_-果然不出卡卡所料!五分钟后,法撒尔爬出仓库,跌跌撞撞的朝海滩跑去。卡卡和血腥玛丽跟在他身后,一直追到一栋华丽的别墅前。“奇怪……”目送着法撒尔进了别墅,血腥玛丽停下脚步。“……他来这儿干吗?”她困惑的问自己。卡卡忙问这别墅的主人。“这是雅尔哈康俱乐部的海滩别墅,joke爷爷常带着孩子们来玩儿。小时候我也常来,所以记得特别清楚。”血腥玛丽答道。“糟了!”她脸色陡得一变,“难道准将要暗杀joke爷爷?”“不排除这种可能!”话音未落,卡卡已经冲进了别墅大门。别墅大院内空无一人。法撒尔一路狂奔,轻车熟路的闯进地下健身馆。“准将大人!准将大人……救命啊~”一进门,他就大声求救。“混账!谁准你来的!”黑衣蒙面人从一扇屏风后闪出,目光炯炯瞪视着法撒尔。“救命啊~准将大人,”法撒尔双膝跪倒,连声哀求道:“一个男人和鬼王的女儿闯进我家,逼问我关于你的事情-属下可什么也没说,真的没说啊!后来……后来那男人就割伤了我的静脉……还说我只能活三十分钟啊~”“所以你就跑来找我?”准将怒极反笑,眼中凶光四射。“你这条愚蠢的狗,上了恶当还不知道!你这种猪猡,多活三十分钟也是浪费!”说着,他自腰带上抽出一柄闪亮的飞刀。“走狗再不济,也不用当着客人的面宰呀。”门外突然传来少女的冷笑。军刀破空飞来,后发先至,刚巧撞飞了射向法撒尔的飞刀。准将抬头望去,只见红发少女与黑衣美少年并肩走进门来。正是及时赶到的血腥玛丽和卡卡。“呸!狗男女!”一脚踢开法撒尔,准将拔出白银军刀。阴骘的目光紧紧锁住两人。“来吧~小贱人,不知你的本事比你那死鬼老爹如何!”“去你妈的!”血腥玛丽被他激得火冒三丈,随手抓起一只重达千斤的石扁担,抡圆骼膊,唰得一声摔过来。准将哪敢硬接?慌忙侧身闪开。还没等他稳下身形,只觉得眼前一花,恍惚间似乎看到一条黑影儿晃动了一下,转瞬间从身前掠过。等他回过神儿来,这才惊惧的发现--手中军刀竟已落入那黑衣少年手中。

  文章来源:众弈杯中国国际象棋甲级联赛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安徽11选5走势图
posted @ 20-06-04 02:47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广西11选5 @2014

Powered by 广西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